城投控股的青岛中程2019亏损2.59亿,海外大量投资遇阻

延期一周后,青岛中资中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中程”)终于在4月15日晚披露了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

根据年报数据显示,青岛中程2019年实现营收7.57亿元,同比下降41.76%;净利润方面,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59亿元,同比下降237.94%。基于上述数据,青岛中程2019年拟不进行利润分配。

在同期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中,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11亿元,同比下降52.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58.04万元,同比上涨500.22%,实现逆势增长。

作为青岛城投控股的一家上市企业,青岛中程2019年的业绩难言合格。2020年,公司海外投资项目计划又因疫情被打乱。接下来,背靠城投这棵大树,青岛中程未来在哪?

青岛上市企业观察第197期

撰文/?庄建成

审校/?张慧

亏损2.59亿元!青岛中程披露年报

4月15日晚间,青岛中程披露了2019年年报。

报告期内,青岛中程实现营收7.57亿元,同比下降41.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59亿元,同比下降237.94%;基本每股收益为-0.35元,同比下降240%。

综合上述数据,并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进一步落实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有关事项的通知》、《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3号——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等有关规定,青岛中程做出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的决定。

对于过去一年净利润较少的原因,青岛中程方面称,因海外项目的设备成套业务进入后期阶段,同时设备总预算成本依据项目现阶段进展做出相应调整,导致该业务收入、毛利均同比下降;海外项目的施工业务产值同比下降,贡献毛利同比降低;国际贸易与金融投资业务同比增长较大,但受制于业务的毛利较低,因而实现净利润较少。

作为一家青岛本地的上市企业,青岛中程始终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青岛城投的控股,为这家企业的发展注入了浓厚的“国资”色彩。但基于青岛中程过去一年并无起色的业绩,青岛城投这笔投资真的选对了吗?

业绩无起色!城投到底如何“投”?

城投,顾名思义就是城市建设投融资的运作主体。

在市场经济时代,城投实际上就是政府城市建设的职能部门。他们的根本任务就是建设城市基础设施;按市场规律对城市基础设施管理、运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城投公司就是代表政府的市场主体,完成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投资。

对于城投,有人这样评价:一座城市可以没有华为,但绝对不能没有城投。

作为青岛最大的国有投资平台,成立于2008年的青岛城投注册资本69亿元,目前资产总额超过2200亿元,利润总额超过15亿元。目前,他们通过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青岛城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投金控”)控股青岛中程

2019年6月18日,青岛中程发布公告,公司任命邱岳担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李向罡担任公司总裁。

其中,邱岳曾担任城投金控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向罡曾担任青岛城投机关党委委员、青岛城投工程建设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青岛城投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

在完成对上市企业青岛中程的实际控制后,青岛城投又通过董监高的人事调整,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上市企业中的话语权。

根据青岛中程2019年分季度主要会计数据,公司除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盈利外,从第二季度起便处于亏损的状态。同时,公司过去一年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始终为负值。因此,青岛城投背景人士的上任,实际上带有一定程度的“救火”意味。

然而,邱岳和李向罡的上任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作为城市建设投融资的运作主体,由城投公司控股上市企业其实也早有先例。

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已有多家城投入主上市公司。对于城投公司来说,进行并购,可以纾困民企、稳定经济,同时也可以实现自身的转型。

2018年11月,上市企业美晨生态发布公告,潍坊城投受让股份后,其所持美晨生态股份将增至21.46%,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潍坊市国资委则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同时,潍坊代管县级市诸城市城投公司诸城市经济开发投资公司也将受让5.4%的股份。

有的城投已经转型为产融结合的资本巨鳄,而有的城投还在为存亡费思量。以出身于城投的绿地集团为例,他们曾在2019年以121亿获得中民投董家渡地块项目公司50%的股权,并预付52亿款项,成功转型为资本巨鳄。

事实上,目前城投如此密集地出击资本市场,也与监管政策的变化有一定关系。自2017年下半年起,城投融资持续收紧,而与融资收紧同步的是监管层要求城投转型。

在总的转型方向上,对空壳类城投要撤销;对兼有公益性项目建设、运营职能的“实体类”融资平台公司,要通过兼并重组、整合归并同类业务等方式,转型为公益类国有企业;对于有竞争力的城投公司转型为一般经营性企业。

因此,对于目前仍以政府项目为主的城投公司来说,通过并购实现转型显然更为迫切,而控股上市企业,也被视为城投公司完成转型的途径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潍坊城投控股美晨生态以及绿地集团高额收购,均与其收购的上市公司标的主营业务有较强的关联性,收购后可以形成协同效应。理论上来说,青岛城投控股青岛中程也是想要在实现转型的同时,形成协同效应。但从目前上市企业的经营状况来看,显然远不及预期。

此外,青岛城投过去一段时间因为参与了多个大项目,频频成为焦点。

2019年底,青岛城投接手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航空”)等多个航空板块的资产,作价68.50亿元。

而航空领域绝对是一个烧钱的行业,未来经营前景仍需观望。

4月15日下午,莱西市政府与青岛城投就打造莱西市南部新城达成战略协议,签约内容包括莱西市姜山产业新城以及莱西航空产业新城项目。其中,青岛城投集团负责为南部新城提供城市规划设计、基础设施建设、公共配套建设、土地整理服务、产业发展服务、城市运营维护服务六大服务。

根据规划,莱西南部新城包括新能源汽车、通用航空和绿色建筑三个产业集群。值得一提的是,前两项均属于交通领域,也可以看做是青岛城投在收购青岛航空后,在交通领域的进一步拓展。

在接连拿下青岛区域项目的同时,城投还将目光投向海外,通过青岛中程,达成一系列投资项目。

2020:青岛中程能翻身吗?

过去一年,海外项目毫无疑问是青岛中程发展的重点。

在披露的年报中,青岛中程用了相当大的篇幅介绍了公司在海外布局的项目,包括青岛印尼综合产业园建设以及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

虽然青岛中程在海外项目花了很大的力气布局,但这两大项目当前仍在建设中,均未达成投产。同时需要注意的是,青岛中程在印尼以及菲律宾的项目,均是自2016年开始建设,耗时接近4年仍未完工。在菲律宾的光伏工程更是因为需要重新选址,而导致项目展期至2020年9月30日前完成并网发电。

在披露2019年年报的同时,青岛中程也同时发布了2020年一季报。报告期内,青岛中程实现营收1.11亿元,同比下降52.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58.04万元,同比上涨500.22%。

在一季报中,青岛中程也提到由于国外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严峻,公司海外项目受中方工作人员缺口问题与可预见的国内进口物资受阻等情况影响,项目进度将会出现延期风险。

此外,青岛中程还同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决定终止筹划以现金方式收购非洲煤业有限公司的下属子公司宝巴(Baobab)开采和勘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巴”)34%股份及相应债权事项。

虽然在说明收购宝巴失败的原因时,公司并未提到资金紧张,但通过同日发布的向关联方申请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实际反映出了公司面临的困局。

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满足公司日常经营资金需求,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提高融资效率,青岛中程2020年度拟向青岛城投金控及其受同一控股股东控制的关联公司申请借款累计不超过10亿元。

当海外项目因疫情被迫按下“暂停键”,青岛中程与城投的“磨合期”,似乎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资料来源:本网新闻稿件、东方财富网、21世纪经济报道、青岛财经网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