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拉动电气机械器材制造行业,山东上市公司谁占鳌头?(下)

山东上市公司2019财报解读 NO.42

作者/陈沆

本文综编自鲁网、挖贝网、金陵晚报、每日经济新闻、ZAKER、雪球网、新浪财经等

在海外疫情形势严峻,全球经济深度衰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恢复领先全球,“双循环”的关键无疑是政府大力推行的“新基建”。受新基建拉动效应,今年上半年电气机械器材制造行业率先恢复,并进一步推动相关行业市场规模的增长。

在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这个领域,山东电气机械器材制造行业上市公司之中,按照“鹰眼预警”分类,积成电子(002339.SZ)、青岛中程(300208.SZ)两家公司同属于电气自动化设备细分行业,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两家上市公司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出现负增长。

近期,随着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中国经济发展由以前的外循环主导,逐渐转变成“内循环为主,构建内外双循环”的发展方向。从这个角度来讲,对像积成电子青岛中程类似的开发海外市场的企业提出新的挑战,尤其是对于近年来专注于海外布局的青岛中程而言,将面临新的发展难题。

积成电子

近日,积成电子(002339.SZ)发布公告称,因生产经营需要,公司将为控股子公司福建奥通迈胜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提供不超过5000万元的综合授信担保。同时,积成电子表示,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不存在为合并报表范围外单位提供担保的情况,亦无逾期担保。

无独有偶,几乎在同时,积成电子旗下新三板上市公司青岛积成电子股份有限公司(872230,以下简称“青岛积成”)的全资子公司山东积成仪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积成仪表”),为青岛积成提供总额不超过3000万元的最高额保证担保。据悉,本次担保主要用于青岛积成办理短期流动资金贷款、银行承兑汇票、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投标保函等业务,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资料显示,2010年上市的积成电子,旗下拥有积成能源、积成软件、青岛积成、积成智通、奥通迈胜等12 家全资或控股子公司,直接或间接参股近20家公司。而上市公司及控股子公司近期频频担保的背后,不难窥见,积成电子系对资金的“如饥似渴”。

积成电子2019年业绩质量预警(来源/鹰眼系统)

去年年报显示,2019年,积成电子总债务/负债总额比值为50.22%,高于行业均值36.95%,且利息支出占净利润之比为51.61%,利息支出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大。同时,积成电子去年受宏观经济增速下滑,全社会用电需求速度放缓,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全面推进转型升级及传统电力自动化设备的招标规模收紧等因素影响,营收、净利润双双出现负增长。

积成电子2019年资金压力与安全预警(来源/鹰眼系统)

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4亿,同比下降6.1%;实现归母净利润5172.2万,同比下降29.5%;扣非归母净利润3851.3万元,同比下降48.2%。尤其是营收继其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了负增长;而净利润则是从2015年的1.44亿,缩水至2019年的5172.2万,净利润跳水幅度之大,几乎与扣非净利润一致。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业绩不佳的积成电子却在2019年屡获山东国投青睐,后者以“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看好国内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价值”为由,对积成电子的持股比例由最初的5%增至目前的10.23%,成为其目前的第一大股东。

究其根源,作为一家集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一级资质企业、国家信息安全集成服务一级资质企业等众多荣誉于一身的高新技术企业,积成电子主营业务涵盖智能电网、智慧燃气、智慧水务、智慧能源、电动汽车智能充电、信息安全等,在自动化和新能源等领域具有竞争优势,符合国家倡导发展趋势,也是政府主要扶持的对象。

除此之外,积成电子旗下还有多家小而美的子公司,其中不乏新三板上市公司。比如,目前已在新三板上市并准备冲击精选层的青岛积成,其主要从事智慧水务、智慧燃气系统及表计的开发、生产、集成和技术服务,是高新技术企业和青岛市重点软件企业。青岛积成的主要产品包括应用于智慧水务、智慧燃气的系统集成产品、智能仪表类产品,主要客户为国有性质的自来水公司及燃气公司。

另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则为工控信息安全领域的瞪羚企业——卓识网安,积成电子持有其51%的股权份额。另外,还有已从新三板退市的乐科节能,积成电子是其第二大股东;及已进入A轮融资的中物力拓,积成电子持有的股权份额也是高达29.4%。

可以说,积成电子旗下优质资产并不少,山东国投也许正是看重这一点,才屡次多番投入“真金白银”,持续增持积成电子

但国资进场,却并未能挽救上市公司的颓势。7月14日,积成电子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100万元~4100万元,同比变化-5.23%~20.43%。预计2020年前二季度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0605元至0.08元。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积成电子表示,由于受疫情影响,“公司报告期内收入确认延迟,但产品结构有所变化,公司产品综合毛利率小幅上升。公司报告期内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等期间费用比上年同期有较大下降。”

青岛中程

近日,青岛中程(300208.SZ)发布2020年中报。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扭亏为盈,盈利约288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224万元;营业收入约为3.64亿元,同比下降32.1%;基本每股盈利0.04元,同比增长233.33%。

其中,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 2.53亿元,同比下降16.57%;归母净利润322.15万元,同比增长112.16%。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青岛中程表示,因海外疫情严重,海外项目开工率不足,多个在建环节被迫停滞,施工业务产值同比下降,贡献毛利同比降低所致。

青岛中程2020半年报(来源/鹰眼系统)

纵观近三期半年报,青岛中程净利润分别为1.9亿元、-0.3亿元、0.4亿元,同比变动分别为-24.71%、-113.88%、237.96%,净利润大起大伏的同时,资产负债率也在持续增长,由2018年年中的58.7%,一路攀升至目前的63.45%。

青岛中程2020半年报资金压力与安全预警(来源/鹰眼系统)

这反映到总债务/净资产比值方面,则是总债务/净资产比值由2018年年中的29.49%,飙涨至2020年年中的70.58%。同时,总债务/负债总额比值为40.65%,利息支出占净利润之比为177.78%,利息支出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大。而报告期内,广义货币资金为4亿元,短期债务为7.4亿元,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1.3亿元,上市公司还面临短期债务压力较大,资金链承压的经营困境。

事实上,早在去年,青岛中程就面临资金链紧绷、短期偿债压力巨大的窘境。2019年年报显示,青岛中程短期债务高达11.9亿元,经营性活动净现金流为-8.5亿元,而广义货币资金仅为8亿元,这无疑为公司未来稳定经营埋下了隐患。

资料显示,2011年上市的青岛中程,以绿色电网建设、电力电能及新能源开发、海外工业园区开发运营、特许经营权、矿产经营等为主要业务。公司最初是由中国电力技术进出口公司、山东省电力局物资处、青岛市电业局和青岛变压器集团公司于1998年合资组建的国有企业,2010年改制,第二年便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当时的证券简称为“恒顺众昇”。

上市之后,随着上市公司在国内及海外业务的进一步开拓与推进,公司已从早期的电力设备制造商,逐步转变为国内以电力设备研发制造及大型成套设备组装和销售为主,海外围绕电力优势布局矿产运营、园区开发以及电力项目EPC总承包等多元化、多层次、综合性跨国企业。

尤其是在2017年青岛城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为了能更准确反映公司的企业性质,全面且有效的代表公司在海外市场的中资身份,2019年2月,上市公司正式更名为“青岛中资中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青岛中程”,公司证券代码则保持不变。

然而,更名后的青岛中程,并没有迎来预想中的大展拳脚,却很快遭遇多起源自中小投资者的诉讼。彼时,青岛中程发布公告称涉嫌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后公司股票就跌跌不休,从2015年5月21日的历史最高价106.48,跌至2015年8月底的42.68元。短短3个月,股价就跌掉了约60%。

而在证监会随后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更是查实当时的青岛中程(恒顺众昇)确实存在如未及时披露股东所持5%以上股份被质押及解除质押的信息,未如实披露严重影响投资计划进展的信息及隐瞒关联关系等违法事实。

2019年,青岛中程在诉讼缠身之余,还面临营收、业绩的双双大幅下滑。因“海外项目的设备成套业务进入后期阶段,同时设备总预算成本依据项目现阶段进展做出相应调整,导致该业务收入、毛利均同比下降;海外项目的施工业务产值同比下降,贡献毛利同比降低;国际贸易与金融投资业务同比增长较大,但受制于业务的毛利较低,固实现净利润较少”等因素影响,青岛中程去年营收、利润双双出现负增长:营业收入7.57亿元,同比下降41.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9亿元,同比下降237.94%。

纵观近三期年报,归母净利润同比变动分别为32.19%、-43.73%、-237.94%;从中不难看出青岛中程的业绩增长乏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受全球疫情影响,海外镍矿供应收紧,镍价飙涨,A股市场上的镍概念股也随之迎来上升行情,青岛中程在这波“妖镍”一飞冲天的风口之下,遭到市场追捧,开盘涨停。

对此,青岛中程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虽保有镍矿资源,但实际受镍金属价格上涨影响不大。一方面受印尼当地政策影响,公司镍矿产品不用于出口,另一方面公司属于服务类企业,产业园内下游生产企业也不归属于上市公司范畴。

据悉,截止目前,青岛中程已在印尼、菲律宾、津巴布韦和南部非洲等海外多国和地区开展工业园、矿业和能源投资业务,仅印尼地区,上市公司便拥有Madani镍矿(2014公顷)、BMU镍矿(1963公顷)两块高品位镍矿,合计镍矿储量约2亿吨。另据《中国上市公司品牌价值榜》显示,青岛中程的品牌价值为5.76亿元,在装备行业中排名第254位。

参考资料:

1、《鲁股速递 | 全资子公司为青岛积成担保 一季度亏损69万》,鲁网泰山财经,2020.08.04;

2、《积成电子山东国投再度举牌 持股比例已升至10%》,每日经济新闻,09.11;

3、《青岛中程2020年上半年净利19万扭亏为盈 工程咨询代建业务增速明显》,挖贝网,2020.08.07;

4、《青岛积成蓄势冲击精选层,前景如何?》,ZAKER,2020.06.23;

5、《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 营收翻倍利润却下滑 青岛中程年报问题遭深交所问询》,中国网财经,2020.04.27;

6、《恒顺众昇更名为青岛中程 上市公司改名背后“道道”你读懂了吗?》,半岛网,2019.02.17。

声明:本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